男女考比30分钟视频

物流倉儲用地

    各路諸侯集中涌進倉儲物流領域,但無論背景與來歷如何,目前都面臨一個共同的難題——拿地極難。
    據中國倉儲協會會長沈紹基透露,早在15年前中國倉儲面積就是5億平方米,現在還是這么多。一方面是很多城區的倉庫隨城市化進程被拆遷,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則是用于倉儲用途的土地數量供應太少。
    “土地漲價了,而且不一定拿得到”,一位參與阿里巴巴建庫的業內資深人士說,這一年間,工業用地的價格漲了差不多1倍。
    世邦魏理仕的一份工業地產研究報告也指出,目前工業地產的整體推地量相當有限,其中物流用地更是供應短缺。
    世邦魏理仕北京公司工業與物流服務部副董事胡曉睿告訴財新記者,大多數熱點城市的政府,并不愿意將土地規劃為物流用地,因為物流倉儲通常占地大而稅收少。這樣一來,在地方新增建設用地的供應計劃安排中,倉儲用地就競爭不過其他用地類型,如住宅用地、商業用地等。而且,相比較而言,倉儲用地的出讓成交價格也遠不及住宅、商業用地等。所以,在熱點城市中,直接規劃用于物流倉儲的地塊少之又少,即使有也是作為商務園區或工業園區的配套。
    “現在不管什么企業,在一線城市已經基本不可能拿到物流倉儲用地。”胡曉睿說,除非營業額非常高的企業愿意將結算中心或注冊地放到當地,能對當地稅收形成顯著貢獻。他認為,要解決物流倉儲的庫荒問題,仍需政府從行業政策、土地政策上做出改變。
    另外,交通環境的客觀因素,也注定了適合用于物流倉儲的土地有限。例如,北京開通六環之后,大型貨車進入五環就會受到限制。因而,六環周邊的幾個進京要道的附近區域,才適合作為物流倉儲用地,這也是物流用地供應較少的另一個客觀原因。北京市的四大物流基地——順義空港、通州馬駒橋、大興京南、房山良鄉等便是沿著六環布局。
    同時,以電子商務企業需求為主要推動力的倉儲熱,其著重點恰集中在一線城市和二線熱點區域。大型電子商務企業區域型中心往往選擇交通樞紐型的一線城市和省會城市,如京東的7個一級物流中心選址分別是廣州、武漢、成都、上海、北京,沈陽和西安,而淘寶的7大物流中心初步選址是烏魯木齊、成都、廣州、上海、鄭州、北京、沈陽,因為靠近市場和客戶是物流中心選址的最核心因素之一。2009-2010年中國網購熱門城市報告也顯示,中國網購消費力十大城市分別是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廣州、南京、蘇州、天津、溫州和寧波,主要集中在長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區域。而這些區域正在成為電子消費商務企業物流布局的重鎮。